因新冠疫情,仍有20万船员被困海上无法回家

因新冠疫情,仍有20万船员被困海上无法回家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7月6日文章,原题:遭到遗弃:被困在海上两年的船员  当阿卡什·库马尔以海员的身份登上他的第一艘船——名为“乌拉”的散装货船时,他非常兴奋。“当时感觉很好,终于梦想成真。我加入这支商船队是因为我喜欢探索异国他乡。”他说。这名25岁的印度海员被高薪承诺和一张环游世界的门票所吸引。但首次映入他眼帘的繁华很快就变成他最后的自由时光。

一待就是两年多

阿卡什于2019年2月登上“乌拉”号,驶离卡塔尔麦塞伊德港。之后不久,船上就出现燃油、食用油和水等物资的供给短缺问题。当年9月,还曾停电19天。当该船终于在2020年2月停靠科威特时,新冠疫情正在蔓延,该国进入封锁状态。

就在他们在港口等待期间,“乌拉”号的船东、总部位于卡塔尔的阿斯旺贸易和承包公司表示,他们已经没有资金支持这艘船,然后就停止支付船员工资并切断与他们的联系。“乌拉”号上的19名船员被告知,他们必须等待船上货物卸下后才能离开。等待的时间也从数周延长为数月之久。

与阿卡什一样,一些船员已在这艘船上苦等两年多。“有时,我在船舱内哭泣,因为去年我无法参加堂兄的婚礼,而举行婚礼的地方距离我家很近,许多活动都是在我家举行的。但我无法参加。”阿卡什回忆说。“如果不是这场疫情,我们(在几个月前)就应该回到家里了。”47岁的三管轮巴努·尚卡尔·潘达说。2019年10月以来,这名印度船员就一直待在这艘船上。

“过时的封建制度”

疫情肆虐期间,被困在船上的船员人数一直在上升。按照《海事劳工公约》的规定,如果船东切断与船员的联系,或任凭船只缺乏维护或支持,且船员得不到报酬也未被遣送回国,那么船员就被认定为遭到船东遗弃。

这种遗弃现象被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TF)称作“航运业的毒瘤”。此外,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仍有多达20万的船员被困海上,由于新冠疫情期间采取的边境关闭和隔离措施而无法回家。

“在公海上,仍有多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欺骗行为在发生。”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的巡视员马特·珀塞尔如是说。他表示,航运企业对员工拥有巨大权力,控制着他们的收入、工作时间以及他们何时能离开船只等。他形容这是一种“过时的封建制度。”

像乞丐一样下船

阿斯旺贸易和承包公司的董事长纳赛尔·哈米德·艾尔-纳伊米正遭到卡塔尔当局的通缉,且公司已被列入黑名单。半岛电视台有证据显示,另一家总部位于土耳其的阿斯旺海运公司正在管理“乌拉”号。该公司还经营着另外两艘船,即近来被扣留在澳大利亚海岸附近的“玛丽亚姆”号和“搬运工3”号。

澳大利亚海事局报告称,“玛丽亚姆”号货轮上共有23名船员,他们来自土耳其、印度和格鲁吉亚等国。但该船已不适合航行,船上不但没有电、自来水、卫生设施,而且安全设备也存在各种问题。“搬运工3”号也没有自来水。在被扣留时,该船剩下的饮用水仅够22名船员使用不到3天。“由于运营公司持续不愿履行维护船只的最基本义务,也不为船员提供像样的工作和生活条件,‘玛丽亚姆’号约一半的原有船员都要求被遣送回国。”澳大利亚海事局负责运营事务的执行董事艾伦·施瓦茨表示。

如今,“玛丽亚姆”号上的10名原有船员已被新船员所替代。该船被禁止进入澳大利亚水域36个月,是澳大利亚海事局颁布的最长禁令,而“搬运工3”号的禁令期为18个月。

回到科威特。在货物总算被卸下船后,“乌拉”号上的船员终于在今年6月4日重获自由。但船员表示,他们仍被拖欠超过41万美元的工资。为养家糊口,他们中许多人已欠下难以偿还的债务。“我向放债人承诺,一旦回到印度,就会还钱。我该怎么向放债人交代?”潘达说,“我们遭受的待遇比动物还糟糕。他们丢一块面包,就让我们开船。现在我们都成乞丐了。”(作者珍妮·亨德森、阿莫斯·罗伯茨,王会聪译)

责编:安再尔江•艾合买提

Related Posts

东莞解封13个封闭管理区:对麻涌镇执行封控管理的住宅小区进行解封东莞解封13个封闭管理区:对麻涌镇执行封控管理的住宅小区进行解封

东莞解封13个封闭管理区:对麻涌镇执行封控管理的住宅小区进行解封为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精准科学实施疫情防控,结合我市疫情形势和防控工作进展,经评估,现就调整我市封闭、封控管理区域及相关防控...